最近陸生們陸續回國了,對於這半年就近觀察有些許感想,或許是文化、政治、法律及其社會變動過程。當然,要談論這麼一個富敏感性的話題,實在難以在用語上保持全然的政治正確,勢必有著讓其中一方看得礙眼的地方。個人向來相信「制度是社會現象的集結」,故解釋上大抵著眼於此。

  「社會與法律」。我出生時已在台灣解嚴之後,對於較早期的社會變動無緣見證,對於自身文化的認識亦礙於年歲無法做更宏觀的見識。但如果以作為一第三者的角度,觀察陸生們談論過程提到的種種大陸社會爭議,可以從中見到社會緩慢變動的過程。最顯然的是「所有權」爭議,中國法沒有所有權概念我也是後來才得知的,雖然本早該知道共產主義並不樂見所有權的存在,但由於早已全盤接受大陸法的思維,早將所有權絕對係一現代法律基礎這點看得極為理所當然,當得知原來有成文法真有不具有所有權概念時,實剎有恍然大悟之慨。

文章標籤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