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502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  我想我是不小心又弄丟了東西。

  我自暴自棄地走到了走到了櫃子前,對著櫃子與牆壁間的縫隙望了好一下,一面掙扎是否該搬開櫃子尋找一個很可能根本沒有遺落在此的東西,況且與耗費的力氣比起來,東西價值似乎不是太過於珍貴。

文章標籤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 

  「皆さんさよなら」三小時後老師說,半鞠個躬,結束了第六堂日文課。

文章標籤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一天清晨,喬從漫長的噩夢中醒來,感到不尋常的口渴。他從床上坐起,感覺到了自己麻木的肩膀,麻木感從頸後通向腰下,在股椎間連貫直達雙腿;他感到後片身子好像已經失去了知覺,他試著扭動自己的身子,想像著血液重新注入麻木的肌肉,但僵硬的背脊卻只能在床板上碰出沉悶的厚響。這一身體異樣雖然從未發生過,但卻也不難自既往的生理知識中找著解釋的理由;過度的疲勞、感冒等等都是足夠讓人安心的理由,而倘若腦中猜測任何更為嚴重的症狀,那也能讓人輕易地找到不相符的要素,經由驗證予以排除。

  「我想我只是太疲累了。」他安慰自己,決定重新躺回床板上,卻發現自己無法順利臥下。這次他感覺到自己背心有塊硬物,硬物在床板上碰撞出清脆的金屬聲響。「這是什麼?」他想,試圖摸清楚背後的硬物,卻發現自己的手無法彎到背後。不過同樣地,發覺無法彎曲的手,似乎也不是能夠令人一把跳下被窩,開始大聲慘叫的現象。

文章標籤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