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人說自己無法隨意地架空想,那恐怕會讓我感到格外驚奇吧?至少自我有意識以來,發白日夢從來就不是一件困難事。困難度大概就比如早上剛睡醒時,用著乏力的兩指捏起搖搖晃晃的牙刷吧?無意識下就能自然地輕易完成。

  識字前的白日夢大都是些無意識下的塗鴉、車窗外怪異蠕蠕滑動的雨滴、巴掌大的布偶、或食指般大的PVC模型,世界毫無邏輯的在白日夢裡頭向著邊界伸展、孳生。識字後,這些世界開始變得規律且邏輯,有了胡言亂語的紅龍、星球上的小王子、挺著大肚腩的貪心商人、荒島求生的一家口、喜愛念著饒舌咒語騎著掃把拿球亂扔的巫師們。毫無疑問地,藉著他人的文字架構白日夢中的世界,相較起自身無目的危建幾何城堡,顯得更加輕鬆而且迷人。

文章標籤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