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愛幻想的薔薇住在山坡上。深信世界的誕生全是為了自己。
  「就讓身旁的綠野,襯托著我的美貌;讓黑夜替我掛上繁星喲,照亮我的眼底銀光閃耀。是我的顏色,帶來了來藍天。看吶,我讓那些遠道而來的旅人們為我陶醉。也請讓我的刺,刺瞎那些看得見我,卻忽視我的人們。」
  
  一天,薔薇跟前來了位窮學者。學者拍了拍身上沾了泥土的補丁風衣。
  「我追尋著太陽的蹤跡來到了此地。意圖獲得知識的終結、我還未得知的一切謎題,噢,上帝,懇求您不要讓我在全知前、在迷惘中死去。當然,我無法領受自己的死亡,可能等不著末日。我現在才想起,那只還未支付的債款已使我更接近末日。阿,我的房租也還沒繳。」

  薔薇對於學者的心不在焉感到生氣。
  「噢,這位先生,我不知道你來自何處。但你怎麼能看見這整片為我而生的天空,卻不為我而讚嘆。你提到了太陽,跟隨著太陽的足跡來到這裡。是我讓太陽引領你到我的跟前,而你卻只在我跟前自言自語!」

  學者對於薔薇的質疑感到驚奇。
  「我不是故意的阿薔薇,我來自於一個人群嘈雜、沒有草原更沒有藍天的城市。對於妳的質疑我感到驚奇。但從來文獻上總說,太陽是來自宇宙,我們立足的土地繞著太陽而行;有了陽光也有了草原,有了草原於是也有了妳。阿,妳的說法也是一說,也或許真理站在妳足底而推翻了前人確立的思緒。」

  薔薇顯然只聽進了前半句。
  「你說你的土地有許多人群。我總覺得最近太少人來為我傾倒,或許我該到一個人多的都市裡,去迎接更多我該獲得的讚歎。讓我來跟你換個住家吧,你住來我的草原;而我到你的城市裡。」

  學者想了一下,覺得這或許是一個取得更多知識的方法。
  「我想這會是個好法子。就讓你到城市裡,而我在藍天草原地。這裡的所有都讓我感到陌生且欣喜,我從來沒見過藍天,更沒見過綠地。嘗試陌生的事物說不定能解決我長久的疑題。」

  於是薔薇住進了城市。日日夜夜接受著圍觀人們的歡喜讚嘆,供養在溫室裡不受日曬雨淋。詩人們寫了各種詩文讚美薔薇的美貌;貴婦們盛裝舉辦晚宴沙龍,嘆息造物主的恩典--為何完美屬於薔薇。就連薔薇終於枯萎的那日,都有長長的遊行歡呼著薔薇終入上帝的懷抱。
 
  學者搬入了草原,忍受寒風露水、日曝煎熬。卻總相信自己又離真理更進了一步。最後也與薔薇在同一日,攜手共歸主的懷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林反枕 的頭像
林反枕

一段矛盾的獨白

林反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